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  

2009-02-01 21:59:50|  分类: 云南·元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去云南已是第四次,可这次的元阳之行,却体验了以前从末有过的经历。

从广州飞抵昆明,是中午11点多钟,顾不上吃饭,便赶到汽车站,准备搭班车去建水,不料只有下午5点多的车,于是,将大背囊寄承在车站,便和好友赶往滇池,去看看红嘴鸥;那天的天气很好,蓝天白云,不少游人买来一元钱一个的面包来喂鸟儿们,游人们将面包抛向空中,鸟儿们总能准确地飞来叼走,少有失误的,鸟儿们欢快的啼声此起彼伏,愿这里是它们永远的天堂。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从昆明到建水的普通大巴还算不错,只因为是晚上了,一路上看到窗外都是漆黑一片,几个途径停车的小镇也很冷清,心中不免有了些担心;到达建水已是晚上九点多钟,便和好友背上各自的背囊,准备找间旅店入住,才走了几步,路边一小店内有十几个男人围在一起喝酒,也不知因为什么,他们齐涮涮地向我俩看过来,我俩心中发怵,赶紧扬手招的士,来到古城里找了间私人小旅店住了下来。

第二天中午从建水搭班车赶往元阳。

第一次搭乘这样的班车,车的破旧程度让人很没有安全感,车箱内更是充斥着一股臭味,想必是从肮脏的坐椅套散发出来的。当地只有这样的条件,别无选择,3个多小时的车程还能应付,幸好邻座有一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小女孩,不时的逗她玩玩,时间过得快也不太觉得难受了;到达元阳旧街后,租了一辆面的前去胜村多依树,我们的目的地——阳光客栈。沿着盘山公路,一路上已能看到梯田,我们开始兴奋起来。一个小时后,下了车,再从山上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、满是牛粪的小路走下山,只顾着脚下别踩到地雷,根本顾不上认路,领路的司机一路打听着才找到了客栈。

客栈老板是一对广州的老夫妻,他们厌倦了城市的烦杂喧嚣,躲进这世外桃源,过起了他们喜爱的、无拘无束的生活,老板阿姨义务到村里的小学任教,她还义务清理观景台上的垃圾,他们很满意这种生活,其实,很多人向往他们的这种生活,但能够真正做到的却不多,因为很多东西不是我们想放下就能放下的,真的,非常敬佩他们的勇气和善心,祝愿他们平安健康!

多依树最适合拍摄日出和云海,每天摄友们都在这里迎接第一缕阳光,当霞光撒向云海,那美会让你忘记了呼吸。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 游人的到来,也为当地的哈尼族人提供了商机,小女孩们提着保温瓶,向游人售卖煮熟的鸡蛋,一块钱一个,于是,买与卖之间便有了经典的对话,其幽默程度绝不亚于赵本山的小品,请听:

卖蛋的小姑娘:叔叔,帮我买一个鸡蛋吧!

摄友答:天天买鸡蛋吃鸡蛋,我都变成一只鸡了,发出的声音都是“咯达、咯达”了。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 

要拍红浮萍就必须到龙树坝,要上到山顶就必须走过一道道的田埂,生平第一次走水田田埂,平衡力极差的我,走起来更是胆战心惊,只能摆出了走平衡木的架势;为了照顾我这个包袱,好友都快变成拐杖了;为了给我探路也为了给我壮胆,好友不慎一脚踩进了水沟里,整个鞋袜全灌溉了;此时,一村民提出给我们带路,虽然要价高了点,但眼看好友都这样了,我一咬牙答应了下来;终于来到了山顶,坐在石头上,晾晒鞋袜,也晾晒双脚,享受山风穿透身心的爽快!

 

 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 

老虎嘴的梯田是最为壮观的,也是拍摄夕阳的最佳点,摄友们总是在这里目送最后一抹晚霞西下。

我们去了两次老虎嘴,两次都有一点小插曲;

之一:在准备回程时,租来的面的,竟在一个女孩关车门时,整个车门掉了下来,于是,大家七手八脚地帮着装车门,折腾了近一小时,车门还是装不上,看天色已黑,只能坐着没有门的车往回走。

之二:观完坝达后,几个摄友合租了一面的,直奔老虎嘴拍彩云,当拍完上车要回去时,司机不知为何原因,硬说没有事先讲好要送回客栈,无奈,只得任由他们把我们丢在了坝达,此地据我们的客栈还有近五公里,月黑风高中,一行四人打着手电筒往回走,幸好有一大师级摄友,行侠仗义,在把自己装满一车的设备送回旅店后,再开车返回来接应我们,突然想起那句话: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。非常感谢给予我们帮助的朋友们!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从没见过少数民族的赶街(赶集),这次碰上了便不容错过;经过的车都已满座,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尚有站位的三轮车,我们便一步跨了上去,颠簸中我们一手护着相机,一手紧紧抓着拦杆,只恨没有第三只手,要不然怎么也得拍张相片以作留念。

赶集的人们大都穿着民族服装,色彩很鲜艳;各式小吃诱人垂涎,出售的物品相当丰富,各行人士各自为阵,年轻的姑娘们更是时尚靓丽。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 

每天都要从这条小路走上山,图中的那条白色,是必经之路,并不是路,而是一处滑坡,因人走得多就踩出了一条路,很窄,只能侧身走过,每次都是拉着好友的手才敢走过去,是因为胆小而畏高,还是因畏高而胆小,至今尚未有得出结论。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在元阳的最后一天,按计划是用来发呆的。清晨起来,已是满天大雾,雾中的梯田,时隐时现,似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仿如置身仙境之中。

雾越来越大,我们便任由两个哈尼小姑娘带路,在村子里闲荡,渐渐地什么也看不清了,我们便回到客栈,午饭后便躺在床上,面对窗外的白色茫茫,真正进入发呆状态……

那一整天,雾都没有散去,摄友们无奈而失望,有人便称赞我俩有远见,还赠送我俩一名号:二呆。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那云·那雾·那梯田 - 怡然 - 怡然小居

得回家过年了,我们提前一天回到昆明,从昆明飞回家。清晨六点,浓雾深锁中,我们离开了元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2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